您的女友.

狗都吃。

我在的圈都他妈热圈,但是我吃的cp都他妈冷cp。

“秋的眼睛很好看,微微上挑的眼角堆藏着数不清的动人风情。湿漉漉的湛蓝色眼瞳仿佛月牙泉上荡漾的潋滟水波。每当看着他水红色的唇,我总忍不住去想,若是扒下他那一身整齐肃穆的道袍,下边会有怎样的诱人风光,他是不是全身都是粉的?月神在上见证,他真的温柔可人得像一只恬静的猫,最令我渴慕的那一只。”




以上圣火令视角。
悄悄打一个cp圣秋tag…脑补出两个撩妹高手对撩的故事。

存一个哨向设定。


要写的话应该是曦孤。


私设


曦月刀是非常强悍的哨兵,动物系精神向导是狼,热爱酒却喝不下。


孤剑是他的向导,动物系精神向导是黑鹤。他必须善于观察曦月刀的情绪波动以及负责安慰曦月刀,必要时达到操纵的作用。


以及特别的心灵感应…嘿嘿嘿…

一想起来明天是活动的最后一天赶紧爬起来肝活动…开自动过噩梦本音效听到吐…。
曦月刀的声音真温柔啊天天沉迷他:P

至尊组日常2

现代paro牛郎设。ooc归我。
cp屠倚,避雷。有圣火令炮灰。
点梗吃醋。私设老夫老妻x


——
事情的开端因为屠龙。
当他不急不慢仰头灌下最后一口酒时,倚天推开他们共同休息室的门,站定在门口。


“我当是谁啊,原来是倚天。有何贵干,嗯?”
屠龙酒气满身,却意外地对着倚天挑眉弯唇,眼睛一眯勾出个甚得女人欢心的邪魅笑脸。故意走近去俯身凑近倚天鼻尖,不雅地打了个酒嗝。倚天平素整洁雅正,性子也寡淡。就算入了这行,也从未多品一滴酒液,他不喜欢酒的味道。现下这般局面引得他皱了皱眉,沉声开口,“别摆你这副勾引女人的模样给我看。还有,圣火来了,点名要你陪酒。”说到圣火令的名字,倚天的声音明显顿了顿,喉结上下滚动,看来是思量之后才决定告诉屠龙。
屠龙听得出来倚天言语中的意思。他和倚天本月业绩差得不多,倚天隐隐还有超过他的势头。若非圣火今日捧场,他或许还要输给倚天。
明明都在一起这么久了,他还是习惯跟倚天争这点儿小利。或许,这也是他的习惯之一。
这一回圣火让倚天上来拉下脸喊人,可也真是为难他。不过既然是圣火点的名,便让那波斯王子多等等也无妨。
——眼前的倚天,要比圣火有趣的多。

“我去给圣火陪酒,你就没什么表示,这样心甘情愿?”屠龙戏谑,声音里含着化不开的笑意。他有心去逗倚天,就等着倚天上钩。倚天仍是个冷淡模样,丝毫不在乎屠龙的一套说辞,金棕色的眸子看不出半分在乎,大有“你爱去不去不去就算”的意思,秉承“任务完成我走了”的想法,转身背对屠龙。但他半晌都没迈开步子,从唇缝里挤出干巴巴的两个字,“没有。”

“真的,没有?”屠龙从身后搂住倚天,霸道地把他圈在怀里。这二人身高相仿,屠龙低头咬他耳垂耳廓,低声同他咬耳朵。
“没有。”倚天微微颔首,耳根与脸庞却飞上一抹不正经的红晕。




我们倚天才不会吃醋。。
哼哼唧唧大声逼逼。

我靠!!!热爱!

三千繁华:

博晴

狐月夜 P1~P4

希望能在12P内打住吧,全部画完会做个合集。

至尊组日常1


首先声明,标题没有错字。我心里想的就是这个。微微带点儿不可描述。
cp屠龙x倚天。注意避雷。

梗:系领带
来自@てんち 

超级感谢,一起产出!

————

倚天得知要被一群不能说的人邀请去拍写真的事还是因为屠龙。

当倚天晨练归来看到屠龙的时候,他已经穿上了那套裁剪得体的黑色衣服。
那衣服倚天虽未曾见过,但扫去一眼便知道不是中原的丝绸料子和普通款式。但也没见过在西域的圣火令穿过,是个稀奇玩意儿。套在屠龙身上反倒敛去了他几分戾气,变得有些温和起来。

除了屠龙脸上的表情——
此时此刻的屠龙一脸烦躁,忽略倚天抵来的好奇目光。大掌抓着领带上的死结用力拉扯。倚天也不动,就倚着墙饶有兴味地看着屠龙自己折腾自己,也跟着他不发一言,气氛冷到极点。
最终打破僵局的还是倚天,伸手轻佻地勾起屠龙脖子上挂着的布条,凑到屠龙颈处仔仔细细地瞧着这不得了的物事,然后站起身子才开口问。

“屠龙,这是什么?”
“梦…一群不能说的人送来的,说是什么晚上拍照的衣服。我真是弄不明白、这个布条怎么这么难搞。”
“知道了。”
“过来帮我。”肯定句,不是疑问句。
“堂堂武林至尊居然连个小小布条都治不服,传出去定会沦为笑柄。”
“少废话,帮我。”
倚天今日难得话多,眉眼中微微地含了笑意。他俯下身子方便看着这难缠的布条,修长手指轻轻使劲摆弄两下,在此期间还恶意地撩拨戳弄屠龙颈间的动脉,一番尝试之后摇摇头表示解不开。
“我没办法了。”

“好吧,事到如今,我只能…”
说话间屠龙亮锋,手起刀落。这一回嘴上说的破布还真成了破布,倚天无奈地摇了摇头,屠龙这暴力的性子,看来是改不掉了。转身去寻了自己的衣服,不想下头却还压着另一根儿和屠龙破坏掉的一模一样的布条。
“那群人想得可真周到。”

倚天回身向屠龙招了招手顺带展示了下手上的布条,一边低头看着说明书一边把领带往屠龙手上招呼。这一回不是之前的玩闹,倚天在仔仔细细地给屠龙系领带。
脖子上突然被套上了莫名的东西,屠龙全身都是抗拒的。但因为这身衣服的束缚以及给他套东西的人是倚天,他也就乖乖站着看着倚天的额头。
屠龙和倚天相识的时日不短,但如此近距离的接触时刻屈指可数。屠龙能感受到倚天温热的呼吸和轻柔的触碰,他全身上下一切的一切都在渴求倚天。倚天容貌虽是英俊上佳,但也算不上绝色。可也就是他,倚天剑,一剑刺穿了他的心,能随时随地地让屠龙热血沸腾,唤醒他内心那些鏖战后永远不灭的龙。
他愿意与他缠斗一辈子,用一辈子与他一决高下,此生不停,至死方休。
至死方休。

“弄好了。”
倚天满意地扯了扯好不容易才打好的领结,一抬头就对上屠龙深邃的眼眸,这是他从来没见过的,浓得化不开的琥珀色。
“倚天,很棒。”
屠龙直截了当地擒住倚天的下巴给了他一个狼吻,狠狠扣开倚天的齿关长驱直入。倚天虽身体受制,双手却灵活地攀上屠龙后颈,一记手刀毫不留情地打上去,冷冷道。

“先打架,谁赢了谁在上面!”

当然,我们刚刚忙完的倚天是打不过欲火攻心的屠龙小弟的。最后嘛,倚天的领带充当了绳索的作用,把他自己的腕子捆了个结实,绑在床头。
门外想询问穿法的圣火令站在原地听着一声一声的情色的声音一头黑线。


end

事后:

屠龙:这玩意真好用,我们再来。
倚天:……
(门外)圣火令:这布条到底怎么弄?!

房内:不可描述不可描述不可描述…!



非常感谢阅读到这里的你!!
收看更多至尊组日常请点击下方红心以及大拇指并且关注我!!
欢迎评论区点日常梗爱你们!!
❤️

手慢无!!!我错过了hin多次的至尊组连携枝!!!
好酷好酷好酷好酷好酷!!